•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紫石街

    发布时间:2019-07-07 12:30:52   






    说东平府清河县的紫石街,虽然不是本县最繁华的街道,但每天早晨六点到九点,这段时间却是特别的热闹,南来北往的人群川流不息,各式各样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夹杂着鸡、鹅、鸭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然而在街边的一座僻静的小楼里这时候却是春光一片,两个赤身裸体的女子正在床上表演着一出让人喷血的好戏。她们一个是年约二十二三岁的美少妇,另一个则是年纪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女。


    只见那美少妇玉体横陈,媚眼迷离,绯红的脸颊上因为陶醉而显得表情十分复杂。胸前两只雪白的乳房象汤碗一样浑圆光滑,她的左手在不停地搓揉着自己的乳房,纤细的玉指轻轻挤捏着乳峰那粒熟透的红樱桃,右手则是推波倒乳地把另一粒樱桃送给两片薄薄的湿唇。平坦光滑的小腹下面微微隆起的小山丘,那里寸草不生,就象冒着热气的馒头,馒头中间夹着一只刚从出水的鲍鱼,让人联想起外国人经常吃的夹心面包。


    少女跪在少妇的大腿中间,雪白的屁股高高蹶起,那只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小河蚌充分暴露在天地之间,河蚌绽开一道裂口,里面一粒细小的珍珠闪烁着诱惑的光芒,悄悄地离开裂口,河蚌并没有轻意就让它逃脱,想用一根丝线把它拉住,可丝线终究无法承受珍珠的重量,慢慢地变细变长。突然,丝线断了,珍珠终于逃出生天躲进床单,转眼遁去,只留下一点小小的痕迹。


    而这一切少女根本无暇顾及,她正全神贯注地用灵活的舌尖,轻轻地游弋在眼前肥肥的鲍鱼片上。她就象一个非常专业的乐手,吹奏着一具最最原始的乐器,纤细的十指配合着嘴唇的节奏,在这具特殊的乐器上欢快地跳动。时而梅花三弄,时而平沙落雁,时而蝴蝶泉边、时而战马奔腾,一曲曲迷人的梵音从少妇的嘴里源源不断地飞出,抑扬顿挫、绕梁不绝。


    突然,少妇发出震撼人心的叫喊:“啊…出来了…啊…呼…”


    少妇不停地喘着气说:“我的乖女儿…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弄得娘舒服极了…”


    “娘,我也要嘛!”少女的玉手搓揉着胸前的小布丁,娇声细气地说。


    “哦…我可爱的女儿!”少妇媚眼如丝地说,“那就让娘来给我的宝贝女儿完全的服务。!”


    咦?有没有听错啊?


    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照理应该是在男女之间才会发生呀,怎么会是两个女人,而且还是母女俩呢?


    没有错她们这的的确确是母女俩,那美少妇姓潘叫金莲,少女叫迎儿,是她的一个养女。虽说她们不是亲生的,但感情却胜过亲生。


    既然是母女,又怎么会做出如此这般荒诞的事情呢?


    这就叫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我们就从潘金莲的出生说起,慢慢揭开这个谜团。


    说到潘金莲的出生倒是有一段奇闻。她的父亲是清河县南门的裁缝潘全中,手艺是响当当的,母亲欧阳氏也颇有几分姿色,家境虽说不上多么富裕,但也算是一个比较殷实的人家。


    欧阳氏已是十月怀胎,就等着一个小生命的诞生。一天,欧阳氏感到有点胸闷,于是就带了个小丫环出门透透气,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就出了城门。正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天空乌云翻滚雷声大作,一场狂风暴雨转眼就到了,可怜这主仆二人无处躲藏,只能在风雨中往前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慌乱迷惘中她们来到一片桃树林里,当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被这突来风雨吹打得落花遍地。而她们却发现这片桃林里有一棵桃树特别高大茂密,奇怪的是树底下很干燥,一点雨打的痕迹也没有,而且落了厚厚的一层桃花。二人欣喜若狂,将疲惫的身子扔在软软的桃花上,这时欧阳氏感到腹中一阵剧痛,当场昏死过去……


    当他走近金莲房门口时,忽然从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和女人细微的呻吟声,一听这熟悉的充满了诱惑的声音就知道一定是金莲在洗澡,他轻轻地推了一下房门,发现门虚掩着,内心一阵窃喜:今天我可是要赚她个满盆满钵了!


    他悄悄地探头进去一看,发现房里口的屏风上面挂了几件衣服,水声和呻吟声就是从屏风里面传出的。他慑手慑脚地进入房间并把房门关死,然后屏住呼吸象个小偷似的来到屏风跟前,但他不敢冒然闯入,怕惊吓了这只快到手的猎物。体内强烈的欲火使他燃起了偷窥的念头,环顾四周,发现旁边正好有一张小凳,他怀着紧张的心情将小凳移到屏风下,小心的踏上去,然后慢慢把头伸进屏风,从高而下的窥视屏风里的春光。


    说东平府清河县的紫石街,虽然不是本县最繁华的街道,但每天早晨六点到九点,这段时间却是特别的热闹,南来北往的人群川流不息,各式各样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夹杂着鸡、鹅、鸭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然而在街边的一座僻静的小楼里这时候却是春光一片,两个赤身裸体的女子正在床上表演着一出让人喷血的好戏。她们一个是年约二十二三岁的美少妇,另一个则是年纪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女。


    只见那美少妇玉体横陈,媚眼迷离,绯红的脸颊上因为陶醉而显得表情十分复杂。胸前两只雪白的乳房象汤碗一样浑圆光滑,她的左手在不停地搓揉着自己的乳房,纤细的玉指轻轻挤捏着乳峰那粒熟透的红樱桃,右手则是推波倒乳地把另一粒樱桃送给两片薄薄的湿唇。平坦光滑的小腹下面微微隆起的小山丘,那里寸草不生,就象冒着热气的馒头,馒头中间夹着一只刚从出水的鲍鱼,让人联想起外国人经常吃的夹心面包。


    少女跪在少妇的大腿中间,雪白的屁股高高蹶起,那只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小河蚌充分暴露在天地之间,河蚌绽开一道裂口,里面一粒细小的珍珠闪烁着诱惑的光芒,悄悄地离开裂口,河蚌并没有轻意就让它逃脱,想用一根丝线把它拉住,可丝线终究无法承受珍珠的重量,慢慢地变细变长。突然,丝线断了,珍珠终于逃出生天躲进床单,转眼遁去,只留下一点小小的痕迹。


    而这一切少女根本无暇顾及,她正全神贯注地用灵活的舌尖,轻轻地游弋在眼前肥肥的鲍鱼片上。她就象一个非常专业的乐手,吹奏着一具最最原始的乐器,纤细的十指配合着嘴唇的节奏,在这具特殊的乐器上欢快地跳动。时而梅花三弄,时而平沙落雁,时而蝴蝶泉边、时而战马奔腾,一曲曲迷人的梵音从少妇的嘴里源源不断地飞出,抑扬顿挫、绕梁不绝。


    突然,少妇发出震撼人心的叫喊:“啊…出来了…啊…呼…”


    少妇不停地喘着气说:“我的乖女儿…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弄得娘舒服极了…”


    “娘,我也要嘛!”少女的玉手搓揉着胸前的小布丁,娇声细气地说。


    “哦…我可爱的女儿!”少妇媚眼如丝地说,“那就让娘来给我的宝贝女儿完全的服务。!”


    咦?有没有听错啊?


    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照理应该是在男女之间才会发生呀,怎么会是两个女人,而且还是母女俩呢?


    没有错她们这的的确确是母女俩,那美少妇姓潘叫金莲,少女叫迎儿,是她的一个养女。虽说她们不是亲生的,但感情却胜过亲生。


    既然是母女,又怎么会做出如此这般荒诞的事情呢?


    这就叫小孩没娘——说来话长,我们就从潘金莲的出生说起,慢慢揭开这个谜团。


    说到潘金莲的出生倒是有一段奇闻。她的父亲是清河县南门的裁缝潘全中,手艺是响当当的,母亲欧阳氏也颇有几分姿色,家境虽说不上多么富裕,但也算是一个比较殷实的人家。


    欧阳氏已是十月怀胎,就等着一个小生命的诞生。一天,欧阳氏感到有点胸闷,于是就带了个小丫环出门透透气,不知不觉中两个人就出了城门。正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天空乌云翻滚雷声大作,一场狂风暴雨转眼就到了,可怜这主仆二人无处躲藏,只能在风雨中往前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慌乱迷惘中她们来到一片桃树林里,当时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被这突来风雨吹打得落花遍地。而她们却发现这片桃林里有一棵桃树特别高大茂密,奇怪的是树底下很干燥,一点雨打的痕迹也没有,而且落了厚厚的一层桃花。二人欣喜若狂,将疲惫的身子扔在软软的桃花上,这时欧阳氏感到腹中一阵剧痛,当场昏死过去……


    当他走近金莲房门口时,忽然从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和女人细微的呻吟声,一听这熟悉的充满了诱惑的声音就知道一定是金莲在洗澡,他轻轻地推了一下房门,发现门虚掩着,内心一阵窃喜:今天我可是要赚她个满盆满钵了!


    他悄悄地探头进去一看,发现房里口的屏风上面挂了几件衣服,水声和呻吟声就是从屏风里面传出的。他慑手慑脚地进入房间并把房门关死,然后屏住呼吸象个小偷似的来到屏风跟前,但他不敢冒然闯入,怕惊吓了这只快到手的猎物。体内强烈的欲火使他燃起了偷窥的念头,环顾四周,发现旁边正好有一张小凳,他怀着紧张的心情将小凳移到屏风下,小心的踏上去,然后慢慢把头伸进屏风,从高而下的窥视屏风里的春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