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我的同学绍芳

    发布时间:2019-07-20 00:00:49   


    绍芳一个人躺在床上,浑身粘粘的。

    北京又迎来了湿热的天气,不知是谁给这种天气起了个名字叫桑拿天,不过绍芳一下午没睡觉到不是因为这个。

    大学四年了,马上就要毕业了,现在这时候是校园了人心最不安分的时候。

    同学有的已经找到了实习单位;有的已经保送研究生,可是绍芳家在北京没有什么关系,保研当然不可能了。

    实习单位到是有几个通知她的可是要么是嫌远,要么她觉得薪水太少,还有就是觉得是机关单位,没什么意思。现在8个人的宿舍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在。

    保研的不顾天气的湿热去和男朋友找个人少的地方亲热去了,其她人都去上班了,只有她躺在床上显得那么无聊。

    她现在想的是晚上的约会。

    她的男朋友不英俊但是家里比较有钱——她到不是因为钱,她家里也挺有钱的,其实最主要的是她男朋友很壮!每每没人的时候她就会想起他,甚至上自习无聊的时候也会想起来。

    她一想起来和他火热的场面下面自然的也会有些反映,她很喜欢抚摩自己的下面,所以经常是自习上了一会儿然后就拿着包纸巾直奔厕所。学校所有的教学楼、图书馆里都有她下面分泌出的液体。

    她是个很容易高潮的人,高潮的时候喜欢拼命的喊叫,不过在厕所里不能。

    所以她慢慢的找出了经验,在主教学楼高层卫生间里的人少,所以她就能够轻轻的叫,至少不用很压抑了。

    今天也不例外,她躺在床上浑身赤裸,手不断的抚摩着自己最敏感的部位。

    哦……绍芳轻轻的呼叫。

    她明明知道晚上就会有让她激动的时刻,但此刻她却无法排遣心中的寂寞。

    她知道现在宿舍里不会回来人,而她在上铺。门已经锁好,窗帘也已经拉上了,所以她在宿舍里轻轻的呼喊声中很快达到了高潮。

    她以前的男朋友都很喜欢和她做爱,她后来想想虽然自己身材很好,绝对是丰乳肥臀,皮肤白皙的到了精致的程度,五官虽然不是很世界小姐级的也绝对是香港小姐级的,而且最诱惑人的是她走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一妞一妞的,到不是她故意的,但是的确让很多男同学把她当成了自己手淫的对像。

    但这都不是重点,主要是她能让男人们很有成就感,她很容易高潮,而且是接连不断的高潮。有时候刚刚进去还没动几下就达到了高潮,让第一次和她做爱的男人们通常都以为她是装的,不过次数多了就发现她是个容易高潮而且敏感的女人。

    现在,在她右手食指轻轻的拨弄下她下面早就分泌出了润滑的液体,然后她马上让左手的中指尽量深入自己的身体。

    哦……她更大声的叫了。

    哦……嗯……随着两根指头的运动她立刻就进入了高潮,而且是接连不断的高潮。

    这高潮很快就让她没有力气了,她喘着粗气,床单被汗水湿透了,粘粘的。

    她现在没有力气挪动身体,她需要恢复一会。

    铃……电话响起来了。

    在响第三声的时候她意识到这很可能是男朋友打来的,但是电话在下面的桌子上,她不想动。她知道一会他肯定会往自己的手机上打电话的,而手机就在床上。

    果然,电话铃声刚落手机铃就响起来了。

    喂……绍芳一看是自己男朋友的号码就故意开始发嗲。

    呵呵,你在哪呢?男朋友到是依然那么温柔。

    哦∼∼我在外面和帅哥逛街呢……这声音绝对能让大多数男人骨头都酥了。

    哦,好啊!几个帅哥啊?不够让我在找几个送过去好吗?他们经常这样开玩笑。

    哼!讨厌,小心我真找帅哥去了。绍芳真的倔起略微有一点点厚但是很性感的嘴唇。

    呵呵,我知道你在宿舍,咱们7点老地方见?他怕绍芳真的生气也就不感多开玩笑了,然后压低声音说:我新买了一大盒套……好了,讨厌!我马上就去。通电话的两个人不会想到有人竟然能听到他们的通话。

    绍芳一听能见到他而且还要……就特别兴奋。

    她立刻跳下床却忘了自己还是一丝不挂的,一不小心竟然碰了窗帘一下,让窗帘开了个小缝,不过她可能是太兴奋竟然没有意识到,不过对面楼里至少有一个男生马上看到了这一切。

    她还没在宿舍里这么裸体走过呢,一想都四年了,没做过的都要做一回,就裸体走到门口钉在墙上的一面大镜子前欣赏自己的身体。

    自己的身材真是不错,虽然只有一米六五,但是B罩杯的胸,一尺八的腰加上身上的脂肪除了在身上均匀的涂了一层似乎都跑到了他的屁股上,使得她的屁股格外的丰满。

    自己下面的毛长的也格外漂亮,并不像她在澡堂看的有的女生很茂盛或者几乎没几根。她的好像经过精心修建一样整齐的T字分布,不过四周还是有点多,不过她喜欢游泳不想多余的毛毛漏出来就把有可能漏出来的都仔细的剪掉了。

    唯一不足的是她觉得自己乳晕有点大,不过她现在又厕身照照镜子,嗯,不过乳房的形状还不错,一点都没有下垂,不像有的女孩子,乳房大,但却是下垂的。

    欣赏了一会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差一刻七点了,她马上套上超短裙,一件黄色衬衣就出去了,里面什么都没穿。

    绍芳刚到地点就看到他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这里是一个2层楼的楼顶,在学校的角落里。这是学校唯一能从防火通道走到楼顶的房子,附近虽然有2栋8层的楼,但是这是实验室晚上是不会有人的。自从发现了这里之后他们在这里做了不下上百回的爱。

    你什么时候来的?绍芳问着他,但是已经不自觉的把身体依到了他的怀里。

    我早就到了。他更是没老实,把绍芳正过来,面向自己然后手伸进裙子里抚摩她肥硕的屁股,下面用早已经挺立的地方抵到了她的小腹上。

    你怎么没穿内裤啊?他其实很喜欢她这样,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问。

    哼!绍芳挣脱了他的怀抱,然后把衬衣解开,我还没穿胸罩呢。呵呵……他不想说什么,他来就是想和他做爱的,就把她转过去,背向着自己,让早已经挺立的东西从短裤里解放出来。

    呦,都这么湿了。他故意说的。

    讨厌,快点了。她想说都想了一下午了能不湿吗,但是到嘴边忍住了。

    啊……!一声轻轻的呼唤,一件粗大的东西一下就滑到了绍芳的体内,接着就是劈劈啪啪的声响。

    虽然这是在学校的一个角落,但是附近很安静绍芳反到不感太大声的叫。

    (二)

    哦……天呀,快点。邵芳尽量压低声音用嗓子眼里的一点点声音。

    我操,操死你个小骚货。邵芳的男友从后面用力的插着邵芳,双手握着邵芳的大乳房。丝毫没有因为邵芳是他的女朋友而有任何怜惜。相反他使出了和小姐做爱都没有用过的力气,用力插入邵芳的深处。他知道虽然现在邵芳是让他快点,但用不了1分钟她就会向自己求饶的。

    啊……等一下……邵芳很快就开始求饶了。

    求求你……慢点……啊……啊……邵芳不敢大声叫喊,但是这压抑的声音更激起男友一轮猛烈的抽插。

    啊……邵芳大叫了一声,这声音拖的很长,到了最高的音量然后又慢慢滑落,邵芳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靠,你怎么了?男友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扶着邵芳肥硕的屁股,可是她已经和一滩烂泥一样了。

    该不是被我干的休克了吧?男友心中立刻有了这个想法。他马上把邵芳转过来面对着自己,拍拍邵芳由于激烈运动而红润的脸。

    你没事吧?哎呀……邵芳慢慢地睁开眼睛嗲嗲地说:我没事,正爽着呢,你快点呀。靠,我还以为你战死精场了呢。就你一个有多少精啊,还战死我呢。邵芳撇了一眼然后转过身去弯下腰恢复刚才的姿势。

    快来吧!哎!你看看它,都被你吓小了。邵芳转过头来看着男友双手把持的下面。以往粗壮的东西已经像六点半的时钟指针一样直直地垂向地面。可邵芳自己正在兴头上,怎么办?她反应很快,没等男友说话,就立刻蹲下来含住刚才已经进入过自己肮脏部位的东西。

    哦!男友被她这突然的动作也着实吓了一跳,但是邵芳的口交功夫很棒,当然这不全是他现任男友的功劳。她男友的东西虽然又吓了一跳,但是马上又挺立了起来。

    邵芳感觉嘴里的东西已经膨胀了,就站起来,转身挺出自己的洞穴。

    男友二话不说直奔洞穴疯狂地抽动。

    啊……邵芳按捺不住开始低声哼叫。

    再次硬起之后的硬度没有了刚才的雄伟,只是半拨起状态。这他和她都很清楚,可是半拨起的东西也能在邵芳略为宽松的里面快速地进出。

    哦……哦……随着男友的低声呼喊,一股股的暖流直喷向邵芳身体深处。邵芳好像允许的嗯了一声,又随着身体内男友东西的起伏又嗯了几声。等待体内的东西不再起伏,男友立刻把东西抽出来了。而邵芳还有点恋恋不舍,向后扭了几下才作罢。

    邵芳转过身来看见男友已经准备提裤子了。

    多脏啊!邵芳看着刚刚进入自己体内的东西,上面有乳白色的液体,也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他的。

    呵呵,那你就来清理一下。说着男友已经开始把邵芳的头往下按。

    嗯……邵芳有点不情愿,但是还是蹲下来开始吮吸男友的东西。

    哦……轻点,它刚运动完,需要按摩。邵芳鼻子哼了一声。

    哦,太舒服了,好了……男友扶着邵芳的头想让她离开。邵芳没理他说的话,继续给JJ做'按摩'。

    好了。男友把邵芳的头推开问:是不是还想让我干你?哼,你能行吗?邵芳看着男友略微鼓起的下身,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想。

    今天不了,我一会还要上别人。哼!你呀!说完,邵芳就挥舞着小拳头嬉笑地打向男友的胸口。

    好了,走吧。男友已经提上裤子。

    等一下,你清洁完了,我还没有呢。邵芳蹲下去掏出纸巾,接着从身体里流淌出本不是自己的液体。

    呵呵,让我看看。说着男友蹲下来看着邵芳弄。

    讨厌啊!再看,就不让你碰我了。好,那我就不看了。男友站起来点上一支烟。

    邵芳蹲着,尽量让液体流出来,擦了擦就站起来。

    走吧,去吃饭?邵芳腕着男友的胳膊。

    男友并没有立刻回答,等走下去才说:我还有事,你先去吧。邵芳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自己去了食堂。食堂里打饭的人并不多,因为现在时间还早,并没有到吃饭的时间。

    邵芳买了菜饭坐在那里吃,刚吃几口就感觉一股热流从下面流出来,是男友刚才射进去的精液。怎么办?就这样出去?还是等一会?不行,再不出去就把裙子湿透了。

    邵芳马上把没吃几口的饭仍下,走向教学楼。她还不敢太快的走,因为怕会有更多的东西流出来。到了教学楼的厕所里,她立刻蹲下去,但是刚蹲下去她就站起来了。原来已经有东西流到膝盖后面了,自己刚才太紧张了竟然没有注意。

    这要是让别人看见是什么东西,自己可怎么有脸啊?不过还好,应该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处理完,邵芳就懒洋洋地向宿舍走去。北京这鬼天气真热,邵芳走到学校的湖边。感觉一阵凉风,真舒服啊!邵芳就在湖边找了个长椅坐下,由于有湖水来降低温度,还有长椅边上的藤蔓来遮挡夕阳,邵芳刚坐在这里就立刻感觉舒服多了。

    哦。又一股热流从下面流出来,这回流出的液体比较多,邵芳明显感觉液体滴到了自己的短裙。自己短裙的面料很薄肯定湿透了,就等干了之后再回宿舍吧。

    刚刚进入傍晚。

    HI,你怎么自己在这呀?一个背着书包的男生来到了邵芳的面前。

    邵芳仔细一看,是自己男友同寝室的同学。有一次,自己在男友的寝室里接吻,男友对自己上下其手的时候,他突然进来了,也不知道看没看见。

    这里凉快啊。邵芳边想着这些边说。

    是啊。这里真凉快。没等邵芳允许,他已经坐在了邵芳的旁边。虽然也有一定距离,可还是让邵芳有点不舒服。

    你没事呀?邵芳有点不愿意让他坐在这,这要是让别人看见多少有点不好。

    没事,就等着上班了,拿到了毕业证就去电信。邵芳听说过这家伙的面试,挺神奇的。一个头头面试的这家伙,头头进去先是绕着他转了一圈。

    会打篮球吗?会!这家伙是系里篮球队的当然会了。

    然后头头问:能扣篮吗?回答是篮下没人的时候能。

    这个头头当即的回答,足已让所有人喷饭。

    他妈的,今年终于能打过环保局那帮人了。邵芳想到这不禁乐了:你还挺幸运啊。呵呵,一般吧。其实他挺得意的,对了,你怎么自己在这啊?他不会是去勾搭别人了吧?邵芳一脸的不高兴,就算是去勾引别人,干你鸟事啊!

    不过邵芳还是说:去就去喽。他在宿舍打电话,我都听见了,你们俩是不是刚见完啊?说着他不怀好意地看着邵芳露出半截的大腿。

    邵芳脸立刻就红了,早就听说这家伙色,没想到这事也说。也怪男友有人在的时候说话也不小心点,邵芳没说话把头低下来了。

    校园不大,没想到也有安静的地方呀!邵芳脑袋嗡的一声,难道他看见了?邵芳把头台起来看着他,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在邵芳的胸前和大腿两处游走。

    他坐近一点,像情人一样把邵芳搂在怀里,摸着邵芳的脸说:你可真行,完事之后还能吸。邵芳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没想到这个色鬼竟然偷看!他看见邵芳没有反抗,就把手伸进邵芳的小衬衣,抚摩邵芳肥硕的奶子。邵芳感觉有只手在自己的胸上抚摩,才回过神来。

    滚开!她马上站起来。

    别着急,你再看看这个。说着,他从包里拿出来一部DV。

    过来一起看看,这可是难得的哦。他把已经麻木了的邵芳拽到自己的怀里,一起欣赏邵芳刚刚经历过的激情。

    邵芳看着DV里的画面,是刚刚自己和男友激情的一幕。从角度来看,应该是在附近楼里拍摄的。画面拍的还可以。还有交合处的局部特写,男友在摸自己奶子的特写,最后还有连自己用嘴清理男友阴茎的画面。邵芳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别不看呀,还有呢。说着他按了一下快进,然后按了以下播放。只见邵芳在路上走,随后是一个特写,从裙内流淌粘稠的液体在腿上。

    邵芳晕了,她实在没想到这人这么卑鄙。

    鹏宇,你想干什么就直说吧。呵呵,我已经回宿舍把这个存到我电脑里了。说着,他看了看邵芳。

    邵芳还是把头低着,她没想到他这么卑鄙。

    走,去老地方。说着,他拉着邵芳向刚才她与男友温存过的地方走去。

    刚走到楼下,就听见上面淫荡之声不时地传来。

    呵呵,有人先来了。鹏宇轻声对邵芳说。

    可是邵芳还是木木的表情。

    去老地方看看。鹏宇把邵芳拽到对面楼楼外的应急楼梯上,从这里可以看到楼上有两个人。

    女的散着长发,屁股撅起来;男的对着撅起来的屁股,用自己下面来回抽动。可是邵芳和鹏宇都有点近视,看不大清楚。还是鹏宇聪明,从包里把DV拿出来,打开录制、画面推进,竟然是邵芳的男友和邵芳同寝室的同学。

    邵芳经历了刚才做爱被偷拍的事情,然后现在又是自己的男友和自己同寝室的女友偷情。邵芳受了这么一连串的刺激,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有烟吗?邵芳坐在楼梯上,眼睛直楞楞地看着对面楼的男女。

    鹏宇看了一眼邵芳,从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递给邵芳,但同时手里的DV也没有停。

    鹏宇心想:这次连他和别人的偷情也拍到了,控制邵芳更是容易了,没准也能尝尝那个小妞的滋味呢。想到这鹏宇更是一乐。

    男友刚才说和别人干去,看来是半开玩笑、半认真说的。他和这个四川丫头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我怎么没注意呢?虽然邵芳没想和男友结婚,但都快要毕业了,分开也许也是难免的。

    邵芳抽完了一支烟,站起来看着还在摄像的鹏宇说:咱们走吧!邵芳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鹏宇看着似乎已经想开的邵芳问:去哪?邵芳看着鹏宇的眼睛,鹏宇的眼睛色色地在邵芳三点的地方来回打转。

    去学校的宾馆吧。邵芳已经开始往下走了。

    学校的宾馆本来是给举行各种全国性的学术会议准备的,之所以来这里,不仅是因为这里便宜,而且这里还安全。虽然有可能撞见同学,可是至少不会有公安查房的危险,一般不会出什么事情。

    邵芳熟练开个房间,然后领着鹏宇进去了。

    (三)

    学校里的宾馆房间不大,一进门左边是一个卫生间。正对着门的就是一张大床。邵芳要了一个大床房,而不是一般的双人间。邵芳坚定走过去坐到床上。她早就想好了,男友和自己同寝室的搞上了,自己就要和他寝室的搞上。他们搞了多长时间,我们就搞多长时间。反正自己又不怕多这一个性伙伴。

    现在反倒是鹏宇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坐在邵芳的身边,显得和一米八五的身高不协调的腼腆。他觉得自己太腼腆了有点不好。就坐到床对面的小沙发上。

    你脱吧。鹏宇看着邵芳。现在他似乎不急于占有她。的确,至少有一夜的时间呢。而且以后没准还能成为炮友,想到这鹏宇不仅一笑。

    这时邵芳台起头,正看见鹏宇在淫荡地向自己笑着。她其实并不讨厌这个男人,相反她觉得,他凭他的能力完全可以追到邵芳——这里的能力的含义很多。

    但当时他正在追一个系花级的美女,这个美女在邵芳等人的眼中并不美丽,因为她们都知道这个系花出门前,至少要化装半个小时才能遮盖住她脸上的各种缺陷。

    而邵芳自己皮肤大多数时候都不错,只是在每个月的那么几天,才会有点豆豆。年轻人只看看大概就认为是美女了,而成熟的是要看细节。

    邵芳的上个男友是个已婚男士,邵芳在和他搞到一起后,逐渐总结出男人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对女人欣赏角度的不同。

    小男孩一般都是看脸,觉得小姑娘脸蛋好看就是美女了;等到了初中、高中就开始注意女孩子的胸部,胸部大且脸蛋好看的在男孩子们眼中就是美女了;等到了大学,男生们开始注意女孩子的臀部,臀部丰满翘翘的,胸部丰满脸蛋好看的就是美女了;可是真正的成熟男人喜欢观察细节,细节完美的,才算得上是美女。

    比如手指,脚,小腿。至于腰部则要有点肉,不能有运动员型的强有力的腹部。毕竟做爱的时候大多数时候是男人压在上面,而女人作为男人的垫子当然还是柔软点好了。想到这她轻蔑地瞟了一眼对面这个还不成熟的男生。

    鹏宇见邵芳还不动,有点着急了。眼睛光是直钩钩地看着邵芳随意坐下时一起向上靠拢的短裙,鹏宇的下面就已经勃起了。短裙再向上3公分恐怕就要露出毛来。鹏宇这时候忍不住扑上去把邵芳按倒在床上。

    没想到你这么骚。鹏宇用下身感觉着邵芳的洞穴。

    邵芳听见他这么羞辱自己,把脸别过去。她不想看这个人,即使是一夜情的性伙伴,也未免有点差劲了。

    鹏宇看出来邵芳有点不高兴,但是他并不介意。他一会就能让邵芳高兴起来——他对这点很有信心。很多和他做过的女孩都很兴奋,有的甚至虚脱了。他知道现在并不是进一步的时候,现在需要慢慢来。

    你先去洗澡吧。鹏宇起来回到沙发上,点上一支烟。

    邵芳并没有马上起来,她有点不知所措。但这正好有时间让鹏宇欣赏由于刚才的压迫已经缩到了腰部的裙子。本来裙子短、面料薄,现在缩到腰上就更不能叫裙子了,叫腰带还差不多。下面是邵芳毛茸茸的地方,蜷曲的毛黑而发亮。

    但是由于邵芳的皮肤很白皙似乎又有点发黄,鹏宇忍不住身体向前探了探,仔细看着这不知道多少人看过的地方。虽然阅女不少,但是现在的鹏宇多少还是有点兴奋。毕竟邵芳是自己比较喜欢的类型。线条圆润、丰满、风骚。这都是自己喜欢的。

    邵芳起来进浴室洗澡。

    所谓的浴室并不像通常宾馆一样是个浴缸。这个学校的宾馆只是淋浴。然后旁边有一个马桶、一个洗手池而已。邵芳并没有把门关严,她觉得关严也毫无意义。与其让他突然发侵入自己的身体时让自己感觉那么突然,到不如慢慢来先让自己隔着门洗澡,这样等做爱的时候好能接受得快一点。她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越来越放荡了。

    鹏宇听见里面水击打地面和邵芳身体的声音,不禁想一起来个鸳鸯戏水。但是他按捺住了自己冲动。他想慢慢地享受这一切。他想起了一首英文诗,大意是这样的。

    看着美丽妇人用戴着手套的手抚摩自己的脸颊,我多想变成那手套啊。

    当时老师开玩笑地对鹏宇说,你是不是也想变成手套!虽然鹏宇当时就否定老师的说法。但是心中想:要是我就变成内裤,呵呵,还是商场里给顾客试穿的内裤。

    想到这里鹏宇微笑着点起一支烟。看了一眼虚掩着的浴室门。没想到这个小骚货这么骚。她和我做之前都没提要回我录的内容的事。看来我以前想的用这个录像多干她几次的想法是多余了。看来她是想报复自己的男友,那这是长期的还是一次的冲动呢?对了,刚才和邵芳男友干的丫头好像是邵芳一个寝室的。有机会来个3P什么的。呵呵,想到这鹏宇忍不住乐出声了。

    这时鹏宇打了个电话。然后把DV拿出来,放在了一个隐蔽的能拍摄到整个房间的地方。

    邵芳洗完裹了条宾馆的白色浴巾就出来了。可是学校宾馆的浴巾偷工减料,不但只能勉强围一圈,而且上面要想上下都不露点几乎是不可能的。邵芳觉得这有点掩耳盗铃,反正一会就都被见到了。她就大概地弄了弄就走出浴室坐在床上了。

    鹏宇自从邵芳走出浴室眼睛就没离开过邵芳。邵芳把浴巾弄得上面漏出了乳晕,下面露出点黑色的绒毛。是勾引自己?还是放荡本性的流露?

    鹏宇坐到邵芳身边,手抚摩着邵芳圆润的肩膀。刚洗完很光滑,还有淡淡的清香。他把手从下面伸进浴巾抚摩着邵芳的后背。邵芳有点兴奋了。并不是她有多敏感。只是她觉得和他做爱一定会很兴奋。而且由于现在的姿势是坐着,自己的下身已经暴露出来了。可是他却不急于抚摩那里。而是从最不敏感的地方开始抚摩。看来他很有经验。邵芳不想找个没经验的。一切还都要自己教。

    鹏宇亲吻着邵芳的肩膀扶着她轻轻倒在床上,亲吻她的耳垂,绵软而富有弹性。他揭开她的浴巾雪白的肉体呈现在他的眼前,他感觉眼前一亮。邵芳的身体好像被一层洁白的肉覆盖着,用丰满来形容似乎多数情况下是出于对肥胖女人的尊敬,而用丰满来形容邵芳则是很恰当。

    的确,丰满而富有弹性的身体压在上面的感觉会很不错。邵芳的乳房饱满、丝毫不下垂,是亚洲人少有B罩杯。调皮的乳头向上翘着,乳晕似乎有点大,但是竟然是深粉色的。小腹略有些赘肉但是鹏宇把手摸上去手感真是不错。臀部由于床垫的挤压似乎更宽大了点。……邵芳看着鹏宇,她觉得他似乎并不急于占有她。他正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事实也的确如此。邵芳感到很满意。女人喜欢男人奉承,而鹏宇现在正在用欣赏的眼神奉承着邵芳。

    邵芳搂者鹏宇的脖子,轻声说:来吧!邵芳放开了。已经这样了,她不想再假装扭捏了。这就是偷情和做爱的区别。虽然偷情的女人可以放的很开,相反,和自己的老公做爱则还要尽量保持淑女的样子。因为大多数女人都不想让自己的老公以为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

    鹏宇觉得现在自己再不上就不是男人了。

    鹏宇用前所未有的速度除去身上所有的衣服。把早已经昂首的下身对准邵芳下面最吸引男人的地方。不,还不能太着急,要慢慢来。鹏宇提醒自己。他先是用自己的龟头轻轻摩擦邵芳的阴蒂。

    哦……随着一次次的轻轻触碰,邵芳开始呻吟。邵芳是个极其敏感的女人。任何的触碰都有可能让她达到高潮。快……快来吧。鹏宇看着邵芳。邵芳的兴奋似乎不是装出来的。正如邵芳的男友在和他交流做爱经验的时候说过的,邵芳的确是一个很容易高潮的女人。鹏宇不想让邵芳在自己还没进去的时候就高潮了。所以他轻轻地把龟头抵在小阴唇上。

    我要进去喽,准备好。鹏宇趴在邵芳身上。

    嗯……也分不清楚这是邵芳兴奋的声音还是允许的意思。

    鹏宇开始缓慢地进入。

    哦!邵芳从来没有感觉让这么大的东西进入过,天啊!……啊……鹏宇挺下来了,你好棒啊,你那真大。那我就进去了。鹏宇准备深入。

    什么?还没进去。啊!邵芳近乎嚎叫起来。从来没有这么大的东西进入过她的体内。已经顶到子宫了。可似乎还没全部进去。哦,别……别……已经顶到头了。邵芳祈求地看着鹏宇。

    好吧,开始喽。鹏宇想让邵芳感觉到前所未有过的性爱高潮。

    啊!随着鹏宇的缓慢抽动邵芳不断地嚎叫起来。她不管有没人能听见,也不管鹏宇怎么看她,她是本能的嚎叫。很快邵芳就达到了一次高潮。在邵芳不停的抽动后,鹏宇停下来亲吻着邵芳的嘴唇。

    这次我要努力了。鹏宇刚才只不过是热身而已。

    什么刚才还是……啊!没等邵芳多想鹏宇就快速地抽插起来。

    啊!……不要啊……邵芳开始祈求鹏宇,别……慢…慢点……我……哦……我……吃不消的。鹏宇不管邵芳的哀求,继续快速地进进出出。邵芳忍受不住了,又来了一次高潮。但是这次鹏宇没有停继续抽动。邵芳也嚎叫得没有力气了,现在她就像一滩洒在床上的水,任由鹏宇摆弄。

    来,从后面。说着鹏宇没有把东西从邵芳的身体里抽出来,但是却让邵芳翻过身来,像只母狗一样让鹏宇抽插。从这个角度,更能欣赏到邵芳丰满的臀部——光滑、弹性。鹏宇双手抓住邵芳的腰快速运动着。

    不……我不行了。邵芳已经没有力气跪着了,她想趴在床上。鹏宇看出来了就扶着邵芳的乳房,乳房一只手都抓不过来。这样也很累。鹏宇就让邵芳趴在床上自己从后面趴在邵芳的身上,但是做这些动作的时候,进入邵芳体内的东西依旧没有出来。

    在鹏宇的抽动下,邵芳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高潮。现在邵芳就觉得脑袋发麻,她只有喘着粗气的力气了。

    哦,我要来了!鹏宇终于要射了。邵芳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屁股向上顶了顶,一股股的暖流直射向子宫口。

    邵芳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没等鹏宇把东西从邵芳的体内抽出去,就趴下去睡着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